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七柄魔劍將其支配 第三卷 第一章 生還率

    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

    掃圖: 就算是手機截圖只要有愛就沒問題了

    翻譯: 水無月奈奈

    修圖: 但是這個手機截圖的分辨率

    校對: 也忒低了吧臥槽!

    氣溫難得地下降,上午十一點的室外正下著冷澈的雨。在某處坐滿了緊繃著臉的一年生的教室中,面色如常毅然的老教師的聲音回響著。

    【……醉心于魔法戰斗的魔法使,正是看錯了習得咒文的本質之人。盡可能地快速念出咒文,盡可能地縮短工序——有這種想法的開端正是一種危險的信號。】

    她反復叮嚀著平日的告誡。對待咒文應有的心理素質,這名魔女——弗朗西斯=吉爾克里斯特是相當重視的。為了避開這一點的小把戲,不論有效與否,都在她的忌諱之內。

    【搶先一秒詠唱完咒文的一方會獲勝,這種做法只在魔法戰斗的時候才有效。然后,戰斗這種事情不過只是魔法使生涯中的一小部分。自傲于咒文的迅捷之人就當場改掉這個想法吧,會和巴特維爾走上同樣的道路的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……】

    以迅擊的名手馳名在外,最后卻被普通人的劍士打敗的魔法使。不得不把他的結末當成教訓這一點,奧利弗當然也心知肚明。老教師的說法是正確的,但是——如今的他,卻完全不想理會那份正確。

    【發音要優雅,意念要謹慎,這就是咒文詠唱的大原則。不能滿足這兩點的速度只不過是焦急而毫無意義。即使是你們能夠理所當然地用出來的火炎咒文,不精練意念的話也會變成別的東西——】

    十年前就曾聽過的魔女的課程,令奧利弗不由得渾身不自在地握緊了拳頭。——現在,這個瞬間,自己正無比渴求著力量,渴求著救助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【……還沒回來呢,皮特那家伙……】

    盤中盛滿食物卻無心動手用餐,蓋伊忽然說道。沉默令耳朵感到疼痛。不止是他們這一桌,平時喧囂吵鬧的“友誼之間”,這數日間都充滿了令人不適的安靜。

    【……從戈弗雷總理開始,上級生的各位已經全力在進行救助了。只能相信并等待了呢。】

    【就算這么說,這已經是第幾天了?】

    聽到謝拉的話語,蓋伊不禁用握著的叉子敲響了盤子。奧利弗也咬緊了嘴唇。

    【真的好好找過了嗎,前輩他們!就這么等下去的話肚子都要餓了!】

    【……你自己也這么說了,蓋伊。好好吃飯吧。本來是和奈奈緒一樣的大胃王的你,這幾天都沒怎么好好吃飯啊。】

    【哪兒來的食欲啊!朋友都被抓走了啊!】

    蓋伊咚咚地敲著桌子,飽含著無法幫助友人的憤怒與焦躁。盡管對這份痛苦感同身受,奧利弗也還是努力地冷靜說道。

    【冷靜下來,蓋伊。……我們沒有能做的事。現在,是真的沒有。】

    本應抑制住的語調,聽起來卻仿佛是在悲鳴。和他一樣有著無力感帶來的焦急,蓋伊難以忍受地喊出了聲。

    【所以說讓我們也去啊!哪怕被抓到了和皮特同樣的地方,起碼我也能給他做個飯啊!】

    【不要說了,蓋伊。失去性命的話就無法吃飯了。】

    冷然的聲音傳來。向著獨自一人默默用餐的東方少女,蓋伊瞪了過去。

    【……什么意思啊,奈奈緒。這是……?】

    【字面意思是也。不論是閣下還是皮特,要是變成尸體的話,飯菜就只能供奉在墓前了。】

    【你是說皮特已經死了嗎!】

    【在下不知。不過在在下的故鄉,在戰場上行蹤不明之人八成已經死了。】

    這份話語令蓋伊啞然,凱蒂的肩膀也在微微顫抖。看不下去的奧利弗出聲打斷。

    【你太悲觀了,奈奈緒。……僅限于外部的觀察,那個合成獸是為了生擒對象而被設計的。使役者那邊有著活著抓住皮特他們的理由。這么看來,現在這個時點他仍然生存的可能性還更高……】

    一邊說著,哪里是推測而哪里是愿望,奧利弗自己也分不清楚了。重歸靜寂的桌邊一角,卷發少女忽然喃喃說道。

    【那……皮特,會被怎么樣?被可怕的前輩抓走……】

    沉默更加凝重。這個問題,誰也沒法答上任何一點。

    機械性地用餐完畢的謝拉,靜靜地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【……到時間了。要去上下一堂課了。】

    【喂,等下啊謝拉……!】

    【就算在這里爭論也毫無意義。】

    淡淡地說完螺旋雙馬尾少女就離開了。蓋伊不禁咬緊了牙齒。就算十分冷淡,也沒有比那句話更正確的說法了。

    只要想一下答案就不言自明。要是自己沒有能做到的事情的話,就只能去拜托有能力的“什么人”了。

    【是諾爾嗎。】

    在一年生少有出現的校舍三層的談話室。就像是察覺到了他的到來,表兄和表姐呆在那里。在格溫的示意下,感受著周圍上級生們的視線,奧利弗就那樣坐在了桌前。

    【我直接問了,表哥。……沒有救出皮特的意向嗎?】

    前些日子才說明過狀況,奧利弗開口就直接切入了重點。香農的表情變得黯淡。把倒滿新茶的茶杯放在奧利弗面前,格溫冷靜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【要是在搜索的意義上,我和香農在三天前就接受了戈弗雷的要請而開始行動了。……然而說實話,進展十分緩慢。薩爾瓦多利的根據地在第三層。要是不認真地潛入那個階層的話,想有所發現可不是那么簡單。】

    對這意料之中的回答,奧利弗也只能無話可說地保持沉默。——即使不用自己去請求,協助學生總理的上級生們,也已經開始搜索被抓走的下級生們了。在這基礎上現今也沒能得到成果。抓住潛伏在迷宮深層的魔女是何等困難,只從這一個事實之中也能夠明白。

    (這個狀況也無法動員“同志們”。理由……你明白吧?)

    用著只有少年能夠聽到的聲音,格溫以并非前輩而是臣下的身份補充說道。奧利弗無言地表達了肯定。……現在,還不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不論是自己人之間的聯系,還是最終的目的。

    【不要太、勉強,諾爾。……我也會、努力、去找、的。】

    香農伸出了手,握住了奧利弗緊握著的拳頭。少年就那樣低著頭,緊緊盯著紅茶的表面倒映著的自己的臉龐,就像是回到了十年前一樣滿是弱小與無力。

    理所當然,急切地想要救出皮特的并不僅僅是奧利弗自己。同一天,在魔法劍課程才剛剛結束的大教室中,少女高喊出聲。

    【——拜托了!請幫幫皮特!】

    凱蒂重重地懇求著。直面著她的魔法劍大師·加蘭德,表情卻對比鮮明地毫無波紋。平日間爽朗的作風就像是謊言,他的臉色就像是徹底的假面。

    【很抱歉,我做不到。這就是這所學校的規矩,Ms.阿爾特。……教師的介入,只能在學生們無法解決之后。Mr.雷斯頓這件事,如今還沒有到那個地步。】

    【現在還沒有……?明明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?!那,到底要到什么地步才能去幫他呢?!】

    凱蒂語氣粗暴地詰問著。過了數秒,加蘭德生硬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【教員開始搜索在迷宮中的遇難者,要從那名學生行蹤不明八日以后才可以。】

    【八——八天?!】

    預想之外,而且在更加糟糕的方向得知了具體的數字,少女驚訝地睜大了雙眼。淡然地承受著她的視線,魔法劍的教師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【因為生存率大大下降就是從這個時點開始。……這么說可能有些殘酷,你們不能有“一旦情況危急就可以得到教師的幫助”這種想法。在金伯利的制度之下,那只會導致更多的犧牲出現。生與死都是自己的責任——就如入學式時校長所說,這里就是那種地方。】

    這就是結論。完全愣在原地的凱蒂,只得顫抖著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【……我明白了。】

    她結束了對話轉身離去。把求助于教師的心情拋在一旁,她的眼瞳中充滿了覺悟。

    【也就是說——學生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呢。】

    平時六人齊聚的晚飯桌前,今天卻只有奈奈緒一人。心情低落地坐在她身旁,奧利弗義務性地開始用餐。

    【——呀。事情變得不妙了啊,奧利弗君。】

    緊接著后邊就傳來了聲音。他只是輕輕舉手示意而沒有轉過身。從獨特的語調中,他已經知道了來的是誰。爽快地走過來的同級生——前些日子才剛剛交過手的圖里奧=羅西,站在了奧利弗的身旁。

    【雖然覺得你已經知道了,最強決定戰中止啦。戒嚴態勢的校內這么嘣嘣的,一年級們可沒有做這種事的氣氛啦。真是服了……奧爾布賴特和威洛克,還有皮特都被抓走了?】

    沒有和他對話的心思,奧利弗輕輕地點了點頭。緊緊盯著他的側臉,羅西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【你這緊繃的臉可真沒勁啊……。姑且說一句,沒在想什么奇怪的事吧?比如說,靠自己去救出皮特君之類的。】

    這份指摘,奧利弗用沉默做出了回應。如今也不可能沒去考慮過這一點。看穿了他的心思,羅西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【這和一年級之間的打打鬧鬧可不一樣。對方可是那個薩爾瓦多利呀。現在投身搜索的上級生都要捏著把汗吧?你們是什么都做不到啦,嘛我也沒資格說別人就是了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……嘖。】

    【何況啦,你們和皮特君也不算相處很久吧,情誼也就那么回事。這里最初就是誰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死的地方吧,不能習慣舍棄他人的話之后可會很痛苦的啦。】

    對金伯利生活之人來說,這毋庸置疑是正論。在緊緊咬著牙垂下頭的奧利弗面前,羅西嘆息著轉過了身。

    【嘛,咱也知道這是多管閑事了啊。不過——你要是隨便就死了的話,咱也會很無聊啊。】

    最后留下這句話,羅西的身影消失在了食堂的學生之中。過分的同情,令奧利弗抓緊了桌布。——被那個讓人不能掉以輕心的同級生關心,就像是如今的自己已經被逼到了絕境一樣。

    【……奧利弗。可以稍微打擾一下嗎?】

    與奈奈緒分別后走出食堂,一個人走在走廊中之時被人搭話了。轉過頭來,面色僵硬的謝拉正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【啊啊,沒關系……】

    【來這邊。】

    一邊催促著,兩人走向了人氣稀少的地方。到達走廊一角后停下腳步,螺旋雙馬尾少女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【首先,有一個不好的消息。……不能指望教師的幫助,至少這五天之內是如此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和麥克法蘭老師聊過了?】

    【誒誒。雖然有些可恥,多少利用了女兒的立場。】

    在此停頓,謝拉的肩膀顫抖著。

    【父親這樣說了。——“要是沒有守護的力量的話,就與在得到朋友的瞬間便失去了他沒有區別。”】

    【…………】

    奧利弗想不到如何做出回應,被父親如此告知之時她自身想必也是一樣。在沉默的少年面前,謝拉再次抬起了臉。

    【我覺得還是告訴你吧。我呢——今晚就要潛入迷宮了。】

    【——?!】

    奧利弗不禁懷疑起自己的耳朵。然而——對方滿溢著覺悟的眼瞳就在面前,他領悟道這件事不能當成聽錯也不能當成沒有發生過。

    【認真的嗎,謝拉——這可是自殺行為啊。】

    【誒誒。當然,最開始還是會依靠上級生的協助的。與麥克法蘭家有著因緣的上級生在校內為數不少,一定能找到愿意秘密地帶我進去的前輩的吧。】

    謝拉說明著自己并非是飛身于暗云密布的死地。就算不能依賴親生父親西奧多,她在校內還有著其他的門路這點也已經被奧利弗察覺到了。但——盡管如此,他也還是握緊了拳頭做出反駁。

    【那樣的話就交給上級生們去做就好,你自己也這樣說過了吧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皮特被抓住的時候,阻止了想去救回他的你的人就是我。既然如此,情況變成這樣我也有著責任。】

    【別說蠢話!那時候不如說是我對你——】

    奧利弗反駁的聲音變大了。但,他的嘴,被螺旋雙馬尾少女伸出手指按住了。

    【請聽我說。那個瞬間——我進行了計算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計算?】

    【回頭的場合下全滅的情況,以及不這么做的場合下全員的生存率。……我這邊,是看不到對那個合成獸有效的反擊手段的。勉強能夠得知的,只有那個魔獸是為了生擒的目的而設計的這一點。也就是說,從被抓住的人沒有被立刻殺害這一點推測出來的。】

    她述說著,自己當時冷澈的思考。朋友身陷困境之時涌上的焦躁,與反之能夠保持冷靜的心靈的一部分。若是成熟的魔法使的話都會擁有的,冰冷殘酷卻又合理的回路。

    【把被抓走的人數抑制在最小限度先從迷宮中脫離,然后盡可能快速地尋求上級生的幫助——這就是我那時候能夠想到的,最優的解法。因此,我才阻止了你的行動。你回去的話奈奈緒也會跟你走,然后恐怕其他的所有人也會跟在后邊了吧。】

    奧利弗無法否定。那時候自己對行動有所猶豫的理由,想必也是一樣的吧。

    【集合眾人之力的話,或許……也有過這種想法。然而,這個情況下我們全滅的可能性還更高,因為魔獸并不是只有一只而已。救出皮特的時間內被其他的魔獸追上,或者是被繞到背后截斷退路的話就會陷入必敗之勢……這種情況,比其他任何的可能性都更加濃厚地縈繞在我的腦海中。】

    不容辯駁地淡淡說完,少女深深低下了頭,她的肩膀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【結果——我,把朋友的性命,放在了天平上。】

    聲音中滿是自責的念頭與沉重的后悔。感受到這一點的奧利弗不禁屏息。……從皮特被抓走至今,表面上比誰都顯得冷靜——而實際上,她比誰都更加難受。

    【請讓我,負起責任。……不然的話,我,就再也無顏面對皮特了。】

    正因如此謝拉才一直說著要去救他。沒有放任這種狀態下的她不管的道理,還沒經過思考,奧利弗就沖動地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【……那么,我也。】

    【不可以。如果你不去制止的話,其他三人也會立刻潛入迷宮的。】

    話都沒讓他說完少女就搖了搖頭。沒有把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帶入死地的想法——她明顯地表達出這個意思。然而,

    【……啊——】

    領悟到用言語說服是沒有意義的,奧利弗不由分說地握住了對方的雙手。在困惑的謝拉面前,絕不放手地握緊了雙手——近距離盯著她游移的瞳孔,他幾乎喊出了聲。

    【我不會,讓現在的你一個人去的,絕對!】

    【奧利弗……】

    謝拉表情悲痛交集地呆站在原地。……相互無言,只能感受到觸碰到部位的體溫,然后長久的沉默降臨,

    【——是自殺還是殉情,你們所說的,就是這種程度的區別喔。】

    意料之外的聲音從旁響起。兩人驚訝地看向聲音的來向,與瞠目結舌的卷發少女站在一起,優雅微笑著的上級生——維拉=米利甘悠然地佇立著。

    【米利甘前輩?!為什么……!】

    【那么,是為什么呢?】

    如此說道的米利甘視線看向一旁,凱蒂反倒虛心地移開了視線。察覺到事情的經緯,謝拉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嚴峻。

    【凱蒂……你,難道……】

    【…………】

    沉默就是卷發少女的答案。代替凱蒂,蛇眼的魔女直白地做出說明。

    【“我的身體就隨你喜歡研究,幫幫我的朋友。”——嗎。哎呀,你們可真是好朋友啊,耀眼的讓我這雙邪眼都難以直視了呢。】

    這是與預想絲毫不差的內容。奧利弗幾乎要跳起來一般盯著少女。

    【你是想賣身嗎,凱蒂!】

    【……賣,如果這能夠幫到朋友的話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凱蒂……你這種人,真是……!】

    謝拉十分頭疼地按住了額頭。在她身旁,奧利弗毫不猶豫地看向蛇眼的魔女。

    【雖然很失禮,米利甘前輩,請當場取消她的這一請求。】

    【奧利弗!這是我自己決定的事!】

    【啊啊是呢。只有你自己煩惱著,根本就沒和我們商量過一點!】

    他憤怒的回應讓凱蒂啞口無言。但——劍拔弩張的氣氛中,米利甘悠悠說道。

    【嘛,我就猜會變成這樣呢。然后——實際上,你們到底想怎么辦?

    你們中的任何人,都沒有對朋友見死不救的想法吧。所有人都在想著,要采用什么樣的手段才能去救回皮特吧。不是嗎?】

    【……嘖。】

    魔女的指摘讓奧利弗咬緊了嘴唇。……是的,他深切地明白凱蒂想要早早做出這份交易的心情。已經無需沉默,也無需躊躇,說不定就在這個瞬間就想要去救助皮特。

    【想法不錯,但是前途暗淡呢。以戈弗雷總理為首,能夠協助你們的上級生已經早早動身去收拾事態了,可沒有抽身幫助你們這救出活動的閑暇呢。雖然我今晚開始也要潛入迷宮就是了。】

    擺在面前的現實讓三人一齊沉默了,米利甘在他們面前聳了聳肩。

    【嘛,姑且聊聊吧。幸運或是不幸,你們也還有凱蒂君那件事留下的人情。聽你們說說來龍去脈就剛剛好。】

    魔女帶著一絲責備之意說道。與謝拉對視一下,稍許猶豫過后,奧利弗接受了這一意見。

    【……前輩覺得,有什么方法嗎?為了讓皮特的生還率稍微提高一點。】

    想去幫助的意識先行在前,達成目的的手段卻仍沒有形狀。自覺到這一點的基礎上,少年首先如此問道。米利甘抱起手腕回答道。

    【呼呣,是呢。……最重要的是,不能打擾已經在行動的上級生哦。他們也不會讓后輩被隨意殺掉,應當不會從救出活動中抽身的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無法否定。不過,假如交給上級生,救出的期望會有多少?】

    深感自身力所不及的謝拉問道。過了數秒,魔女結束了思考。

    【根據事態的發展呢。……總體來看迷宮內遇難者的生還概率的話,就算事情已經發生了一段時間,如今這個階段還能夠說是生還概率較高。不過——要是被被魔吞沒的學生擄走的場合下,就不好說了。】

    奧利弗也這么想。這次的情況,比起單純遇難的場合來說,事態會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【雖然從過去的事例中也可以得出數字,但是各自情況區別太大,這種統計并沒有什么意義。想要確實地得知生還的期望的話,就去認真分析皮特君目前置身的狀況為好。】

    凱蒂和謝拉陷入了沉思。確實,奧利弗也認為這是最先需要確認的事項。皮特所處的境地,其危險性,具體會如何呢?

    【……奧菲利亞=薩爾瓦多利,和米利甘前輩是同一學年的呢。】

    回想起這一事實的少年抬頭問道。蛇眼的魔女莞爾一笑。

    【不錯的著眼點。對,我也多少知道她的事情。雖然還稱不上是朋友,我也大致能想象出現在薩爾瓦多利的狀態哦。】

    三人充滿期待地看向了米利甘。比她們更加了解敵人的上級生,以這份知識為基礎直率地說道。

    【在這基礎上推測皮特君的生還率的話——最多二成,吧。】

    【【【————!】】】

    【薩爾瓦多利沒有讓皮特君活著回來的理由,也沒有那份余裕。已經到了被魔吞沒的地步,她會全身心地投入對魔道的探求之中。這是就算犧牲也在所不惜的狀況哦。擄去的學生的性命會被像灑水一樣用完就丟的吧。】

    奧利弗他們低下了頭,為了與絕望感對抗而咬緊了牙關。……即使是料想到了一半的事情,從魔女口中說出也還是帶給了他們極大的沖擊。眼鏡少年能夠無事歸來的希望,從他們心中急速地消散——就像是等著這一點,米利甘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【之前說的二成,是考慮到了使用的方法。以奧菲利亞的專修領域來說,被抓去的學生不會當場被殺掉。他們的用途不是祭品而是薪柴才對。】

    這種比喻所代表的意義,奧利弗他們能夠正確地理解。祭品與薪柴——盡管會被用盡的一點是相同的,后者還需要燃燒的時間。

    【明白了吧?勝負就在于,戈弗雷總理他們能不能及時趕上。已經變成在廣闊的迷宮中捉迷藏的情況下,后者無論如何都會處于不利地位。事態正在按照薩爾瓦多利的計劃發展呢。】

    【這樣說的話,就應該不是增加搜索的人手能解決的事情了。……讓我們也加入的話,不能讓皮特的生還率變高嗎?】

    謝拉把手放在胸前問道。但,米利甘單場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【不會呢,反而下降的可能性更高。你們要是因為無謀的行動而陷入困境,反而會讓正在救出行動的上級生們分神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嘖……】

    謝拉咬著嘴唇低下了頭。被指出力所不及也無話可說。其他兩人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【不過。在你們不插手的前提下——二成的勝率,說不定能提升到二成一的程度。】

    接下來的話語,讓三人一齊抬起了頭。看著米利甘饒有深意的笑容,奧利弗感到驚訝。

    【……這是什么意思?】

    【經過訓練就可以有這種程度的提高,這個意思。雖然只是我的評價而已呢。】

    一邊說著一邊依次看向奧利弗與謝拉,魔女忽然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【可以先換個話題嗎。——實際上,我的研究遇到了瓶頸。】

    唐突的告白讓三人縮圓了眼睛。米利甘有些苦笑地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【要說當然也是當然呢。不能大量入手亞人種的實驗體的現在,和之前同樣的做法就不成立了。至今為止一直在給我研究的便利的大流士老師也行蹤不明,拜其所賜從之前一件事開始又一直被戈弗雷總理盯著。這些加起來,我已經處在難以進行非常的行動的立場下了。】

    這一瞬間游走在背后的緊張,讓奧利弗豎起了寒毛。——不要動搖。金伯利教員“大流士=格林威爾”的“失蹤”,因其立場之大而在校內引發了巨大的影響。得到那個男人支援的米利甘會提到他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
    【另一方面,其他的方向能夠看到曙光。凱蒂君關注的“異種間交流學”——我也對此深感興趣呢。讓食人魔的知性化得以成功的最后助力是什么,你們應該還記得吧?】

    三人開始回憶。得到了馬爾科這個名字,被置于凱蒂管理之下的食人魔。雖然在迷宮內分道揚鑣,至今也沒能確認它是否平安——被米利甘操弄過大腦的那一個體能夠說出人話,是凱蒂獻身嘗試交流,構筑出跨越種族鴻溝的信賴關系的緣故。

    【就是這樣,為了深入挖掘嶄新的領域,我想和凱蒂君成為共同研究者。把其中一個工房獻給她,也是為此打牢基礎的一手呢。為了表現出一個親切前輩的樣子哦。】

    對著直白講述的米利甘,奧利弗下意識皺起了眉頭。——何等粗神經的想法,竟然想對曾經被抓走想要打開頭顱的人,表現得像個“好前輩”。

    【所以,就算剛才奧利弗君沒有阻止,我也打算拒絕凱蒂君的提案。——和你們的關系因為一次開顱手術就結束什么的,我可不會做這么浪費的事。】

    微笑著過了一會,蛇眼的魔女再次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【接下來就是提案了。——讓我來鍛煉你們。最低限度也要到能夠參加迷宮內的救出活動為止。當然也包括皮特君的搜索,以及到達目的地為止的領路呢。】

    三人一齊瞠目了。剛剛聽到的話語,難以預料的提案,在他們的腦海中回蕩。

    【與此相對。在這件事平息之后,我想讓凱蒂君正式成為我的共同研究者。】

    【——誒?!】

    追加的條件讓卷發少女感到吃驚。比她自己還要早地,奧利弗搶先問道。

    【……共同研究者是指?】

    【字面意思,在同一個領域研究的同志哦。師兄弟關系的場合雖然很多,在這里就是對等的立場了。不管怎么說這對我來說都是未知的領域呢。

    當然在一起研究的話,凱蒂君也能從我的得意領域學到不少東西吧。當然這就要看本人的意愿與努力了。……如何?完全沒有賣身的必要。而且,我覺得這是對雙方都更加有益的交易呢。】

    【我接受!】

    凱蒂間不容發地舉起了手,同時看向了奧利弗與謝拉。

    【兩位,這樣就不能說不行了吧!畢竟沒什么壞處呢!對吧!】

    少女不由分說地進行著自己的主張。奧利弗舉起雙手安撫著她。

    【冷靜下來,凱蒂。確實沒什么壞處。……正因如此,才讓人覺得過于順利了。

    米利甘前輩。你的目的,真的就只有這些內容了嗎?】

    盯著對方的眼睛,他把疑問直接說出口。——不能就這樣蒙混過關。這里可是金伯利,對方則是那個維拉=米利甘。

    【要說有沒有其他私心的話,當然是有的,說不定還有不少。不過,那些內容最終也不能非要經過你們判斷啊。不是盲目地信用我這種人,而是把得失放在天平上來決定吧。魔法使同僚之間的交易就是這么回事哦。】

    聽完她告誡般的話語,奧利弗和謝拉面色嚴峻地陷入思考。……確實,魔女的說法是正確的。魔法使們誰都藏著秘密。不能期待對方的善意,不抱有猜測其真實用意的覺悟可不行。

    【…………】

    在這基礎上,少年推測著對方的想法。除了改善和凱蒂的關系之外,米利甘還能夠從這筆交易中獲益的話,

    【……能夠得到靠近奈奈緒的借口。對嗎?】

    最先想到的答案,奧利弗確信地將其說出了口。謝拉和凱蒂沒能明白他的意思——被那魔劍斬過的只有米利甘自己,少年的話語切入了重點。

    魔女愉快地彎起了嘴角。奧利弗察覺到,自己的預測正中紅心。

    【這樣的話,就沒法在你面前耍小把戲了呢。】

    聳聳肩說完,米利甘把話題帶回了原處。

    【只不過,呢。就算接受了這個提案,也不能保證救出的成功呢。進一步說的話,就連你們自己的生還也無法保證。】

    米利甘進一步說道。雖然是聳人聽聞的內容,但那也是對奧利弗和謝拉表達了誠意。這其中不可能不伴隨著生命的危險。

    【就算如此,這樣也會有勝算的吧。……走吧,奧利弗、謝拉!去救皮特!】

    完全不在意這一點的凱蒂鼓動著他們。然而,米利甘接下來的話語給她潑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【在你正在興頭上的時候不好意思,凱蒂君,不會帶你去的哦。】

    【誒?!】

    【直白地說你太不成熟了。現在的你進入二層以下就完全是個累贅了。

    Mr.霍恩和Ms.麥克法蘭,還有Ms.響谷。我為自己的獨斷感到抱歉,但能夠帶去的隊友就只有他們三人。】

    唐突的非戰斗力宣告讓凱蒂啞然了。奧利弗和謝拉對視一眼,稍作考慮之后,最后一起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【……我知道了。】【我對人選沒有異議呢。】

    【誒誒誒?!等,等一下!明明是我先提出來的……!】

    【忍耐一下,凱蒂君。你也有你留在這里能做的重要的工作。潛入三層可不是兩三天就能結束的事呢,這期間,要是不幫他們做好課程筆記的話。】

   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,米利甘像是安撫著后輩一般說道。奧利弗也跟著說道。

    【不好意思啊凱蒂,這部分就交給你了。……皮特和馬爾科,我們一定會帶回來的。】

    【嗚嗚嗚嗚……!怎、怎么這樣……!】

    急劇轉變的風向讓凱蒂半哭了出來。從正面抱緊了她,謝拉顫抖著說道。

    【拜托了請聽我們的話吧,凱蒂。……真的不能帶你去。在獻身的事情上,你實在太過不猶豫了……】

    奧利弗也深有同感。仍在嗚咽的凱蒂被兩人拼命地說服著,從旁守望的米利甘率先轉過了身。

    【就這么決定了呢。那么——兩小時后在這個地方再次會面吧。Ms.響谷那邊就由你們傳達,還有就是,一定要好好準備哦。】

    蛇眼魔女留下這番話便離開了。奧利弗越過凱蒂的頭進行示意,謝拉用力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而后離開校舍回到女生宿舍的謝拉和凱蒂,一直線走向了目的地的房間。才剛剛到達,她們就迫不及待地敲響了門。

    【……是我。可以進去嗎,奈奈緒。】

    【唔呣。進來吧。】

    回應當即傳來。兩人緩緩打開門走進房間里,然后同時縮圓了眼睛。——在已經收拾完畢的探索用行李一旁,奈奈緒在床上正座等待著。

    插畫p54

    【——該出發了吶。】

    少女緊閉的眼瞼一下子睜開了。謝拉和凱蒂愣住了。

    【你,已經做好準備了……?!】

    【謝拉閣下和凱蒂下定決心之意,在下已經了然。在下只不過,在等待著呼喚罷了。】

    那樣說著從床上走下來,奈奈緒站在了兩人面前。螺旋雙馬尾少女已經準備好的話語盡數失去了用途——除去那些,謝拉嚴肅地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【和白天所說的一樣,要考慮到最糟的事態。……即使這樣也可以嗎?】

    她有些猶豫地問道。……就和早餐時奈奈緒指出的一樣,到處都找不到皮特如今還平安無事的證據。拼上性命的救出劇說不定只是畫蛇添足——只是這樣還好,說不定還有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可能性存在。

    面對謝拉的確認,東方的少女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。她的臉上,浮現出了相當通透的笑容。

    【一樣的是也。——不論是迎接友人,還是迎接友人的尸體。】

    謝拉和凱蒂感到揪心。——如今她們才能明白。在來到這所學校之前,她所生活的地方,理所當然地上演著如此的事情。

    【……抱歉呢,奈奈緒……我不能去……】

    雙眼浮出淚滴謝罪著,凱蒂緊緊握住了奈奈緒的手臂。謝拉就米利甘的提案作出了說明,奈奈緒笑著點頭回應。

    【那么,凱蒂和蓋伊就負責留守了吶。課程的板書就交給你們了是也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嗯,交給我吧。我會漂亮地做給你看的……!】

    拭去眼淚做出保證,卷發少女用力抱住了朋友的身體。——一定會再見面的。相信這一點留守于此,就是被留下的她的戰斗。

    【……我,不能去嗎。】

    同一時刻。男生宿舍這邊,奧利弗也正在對蓋伊進行說明。領悟到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跟去,他垂下肩膀長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【……很不甘心,但也沒辦法。確實會變成累贅啊。】

    【蓋伊……】

    【……。——這個,拿去。】

    一邊說著,蓋伊把床上放著的行李中的一部分遞給了奧利弗。數個粗棒狀的包裹,還有裝的滿滿的數個荷包。少年接過了這些后,蓋伊說明到。

    【自己做的便攜糧食,還有我培育收獲的器化植物的種子。就是之前當場造出圍欄的那東西。使用方法要我順便告訴你嗎?】

    【……啊啊,那個護欄的質量真好。萬一之時我會用到它的。】

    微笑地點點頭,奧利弗心懷感激地接受了朋友的饋贈。蓋伊嘰嘰咕咕地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【便攜糧食,也應該比買來的東西好吃的多。……反正都要吃的話還是美味一點更好吧。讓皮特也吃一點,肚子,一定很餓了吧。】

    說到這里閉上了嘴,而后又忍耐不住地雙手撓起了頭。——奧利弗也深切地明白他的心情。如果立場反過來的話,自己想必也是這樣吧。

    【啊啊可惡,自己去不了還真是遜啊。……吶,別太勉強啊。真的別啊……!】

    擠出聲音說著,蓋伊雙手抓住了少年的肩膀。深陷在內的手指的力道令人疼痛,直直地承受著,奧利弗用力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【一定會活著回來的。——所有人平安無事,帶著皮特。】

    那之后。在米利甘約定的時刻奧利弗和蓋伊到達了指定的走廊,那里已經齊聚了熟知的面孔。

    【——都到了呢。來送別的嗎?】

    看著不包括在救出行動成員之內的蓋伊與凱蒂,米利甘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【雖然沒什么關系,但是拜托不要說話哦。處于戒嚴態勢下的金伯利,原本是不允許二年生以下進入迷宮的。要是被監督生看到就麻煩了呢。】

    做出忠告之后,魔女轉身邁出了步伐,五人緊隨其后。警戒著周圍壓低腳步走到二樓,在路過的上級生面前隱去身影,他們慎重地前行著。

    就這樣,過了十分鐘左右他們抵達了目的地的教室。房間的墻壁上裝飾著描繪出夜空的繪畫,米利甘在那前方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【這次就從這里進去。闖入的瞬間可能會受到襲擊,就讓我先走。

    ——啊啊,在那之前。】

    忽然轉過身來,米利甘從長袍懷中取出了什么東西,然后把那遞給了卷發少女。

    【凱蒂君,小米利漢就拜托了。作為我的遺書。】

    【……誒?】

    反射性接過那個的凱蒂,看到手上拿著的東西愣住了。——是手腕。曾經被奈奈緒斬落的蛇眼左手,米利甘抱以惡趣味將之作成了疑似生命體的使魔。從它的掌心中,石蛇的瞳孔正筆直地盯著少女,表現出莫名的親近。

    【我沒能活著回來的場合,這就是能夠閱覽我的研究成果的鑰匙。因為是粘人的孩子可要對它好一點。】

    【誒,誒……?等,等一下……!】

    不等凱蒂做出回應,米利漢這個手腕使魔就從她的手臂爬到了肩膀上,在那里決定好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。奧利弗見狀嘆了口氣。……和主人一樣,看起來對凱蒂十分中意。

    【交給你了。走了。】

    【啊,等下——!】

    卷發少女還在困惑之中,米利甘就迅速走進了畫中。這樣的話接下來就輪到奧利弗他們了。對著慌忙尋找著要對伙伴說的話語的凱蒂,謝拉和奧利弗為了使她安心而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【沒事的,凱蒂。……不會讓任何人死掉的。】

    【啊啊,就是如此。——準備好了嗎,奈奈緒。】

    做好覺悟的奧利弗,對著身旁的少女做出最后的確認。奈奈緒絲毫沒有猶豫地點頭。

    【完畢了是也。那么——出發吧。】

    以此為信號,東方的少女走在前邊,三人接連投身于繪畫之中。

    【…………】【…………】

    目送著他們出發之后——在重返靜寂的昏暗教室之中,蓋伊和凱蒂長久地盯著夜空的繪畫。
上一章   章節目錄    下一章

   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

 

重要聲明:小說“七柄魔劍將其支配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,本站永久域名
Copyright © 2008-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.

 

360彩票吉林新快3